阿那个燃

谢谢你们有那么多好文看还来看我

关注的冷圈太太不产粮,我好空——

[偶练/毕侃]同学,麻烦尾巴收一下

  急急忙忙赶在1013勉强写完了,很短
  脑洞很早就有了,写着写着就忘记自己在写什么了
  很短很乱
  我自己的脑内设定不太适合写短篇但是太懒了
  凑合看吧
  1013纪念文,正好是同框纪念
  1013这天同框简直是命运得安排啊呜呜呜
  希望大家对小学生作文不要过于严苛(´°̥̥̥̥̥̥̥̥ω°̥̥̥̥̥̥̥̥`)
  真的写的很烂,大家多包容吧




大尾巴龙虾壳  大猫咪白莴苣

  “同学,耳朵能收一收吗,挡着我抄笔记了……还有,我好像踩到你的尾巴了……”
  毕雯珺盖上笔帽用笔戳了戳前座露出耳朵和大尾巴同学的左肩,那人一个激灵后耳朵毛和尾巴毛炸成一团然后迅速趴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脑袋顶冒出的耳朵。

  李希侃是一只狐狸,实际上在现在因为返祖而出现半兽态的现象在当今社会并不罕见,只不过一般十岁过后大家都学会熟练的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半兽形态,像李希侃这种大学都还总是会因为走神而无法控制自己的人确实是不多。当然不会有人因为这点小事就嘲笑他,相反因为他姣好的皮囊加上这么一点点小小的不足深深的戳中了一票女同学的萌点。
  即使总是不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耳朵和尾巴,李希侃也并不是什么软乎乎的狐团子,社团的前辈某一次只是开玩笑随口说了一嘴还不如十岁的小孩子,硬是被李希侃戳着脊椎骨diss了整整一个星期还不带重样的。李希侃也因此一炮成名,即使是控制力不强的狐狸,那也是一只不吃素的狐狸啊——

  毕雯珺一开始并不认识李希侃,只是听学生会的后辈随口提到过几次,
  “雯珺,我原本以为天蝎座的猫已经很能记仇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这是毕雯珺第一次听说李希侃的大名,虽然这一段回忆里李希侃的大名并没有出现过,毕雯珺只知道他是一个黄明昊嘴里的“人外人,天外天”
  第二次毕雯珺就得幸目睹了李希侃的真容,被朱正廷威胁校庆不来看他sheep的舞台就把他一柜子球全给他打包寄回抚顺,不得不迫于淫威,然后一眼就看到了舞台上发色最显眼的那个人。黄明昊穿过拥挤的人海挤到毕雯珺身边,一边用破音的铜锣嗓高呼着“朱正廷你真帅”,一手还挥舞着魔芋爽,毕雯珺眼睁睁看着包装袋里的辣油画出一道美丽的抛物线降落在了前方一个女孩子白色的卫衣上,黄明昊浑然不知,毕雯珺张了张嘴,选择了假装无事发生,
  “诶,你魔芋爽哪儿来的?”
  “这个?正廷说来给他充排面的报酬,给我买了三箱魔芋爽,人间仙子朱正廷!!我是你的理想型!!!啊啊啊啊朱正廷好帅!!!!”
  “你是谁的理想型呢?”
  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范丞丞沉着脸一把夺过黄明昊手里的魔芋爽囫囵把剩下的全部塞嘴里,鼓着腮帮子怨念颇大的盯着黄明昊,
  “那不是正廷的应援语嘛,我就跟着瞎喊喊,魔芋爽有你一半呢。”
  黄明昊十分随意地拍拍范丞丞肩膀,敷衍地胡乱安抚了一番,又用胳膊肘捅了捅毕雯珺,
  “雯珺,看到没,那个银发的,我老乡,比你还能记仇的那个,李希侃,帅吧”
  毕雯珺顺着黄明昊的手看过去,刚好定格在了ending pose音乐也戛然而止,台上的表演者气息都有些不稳,毕雯珺看到李希侃刚松懈下来,目光在台下扫地了一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耳朵和尾巴一下子都冒了出来,引起台下女生一片尖叫,毕雯珺甚至还听到了几个粗壮男声的嘶吼,毕雯珺忽然觉得心头有点堵,
  “还行吧”
  “还行?你知不知道我这个温州哥哥,人送外号,少女杀手”
  “温州哥哥?第一次听你这么主动叫人哥哥?”
  “那是我表哥,你以为温州遍地都是狐狸?”
  毕雯珺才后知后觉想起来面前站着的这个是只狡猾的小狐狸,又不自觉想到了李希侃蓬松油亮的大尾巴,手感肯定不错吧……

  李希侃几乎是用飞着返回后台的,随便找了张靠角落的凳子,如果他没有把美瞳戴成没度数的话,黄明昊旁边站着的,是悠悠球社的那个谁来着吧,李希侃觉得有点上头,本来舞台上完美,充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显示了自己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帅气,结果在最后关头看到那张无懈可击的完美面孔,耳朵和尾巴一个没注意全露出来,酷帅形象不保不说,指不定明天又多一票妈粉,都怪那个谁,没事长这么好看干什么,祸国殃民!
  李希侃搂着一时半会儿收不回来的大尾巴腹诽着。虽然他垂涎于毕雯珺的美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他却总是记不清毕雯珺的名字,每次一想到他的名字脑海中浮现的都是xx电视台星○大道那位满脸褶皱的国民姥爷,实在是和本人的脸不太符合,为了避免自己总是有这种奇怪的联想,李希侃选择未经本人允许,擅自遗忘他的大名。
  讲真在毕雯珺之前,李希侃一直没有这么刻意的去关注过某个异性或是同性。毕竟再好看的人也是会看腻的,不过像他自己这种绝世大帅哥就另当别论了,毕竟像他李希侃这种看了二十年不仅没腻甚至还越来越帅的大帅哥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李希侃一直很庆幸自己那天去了舞蹈社的招新,在半路被某个瘦高结结巴巴操着一口浓浓大碴子味儿普通话的男同学拦下并且被当做新生被迫体验了一段手把手的悠悠球教学。李希侃一直觉得自己181的个子已经不矮了,但是被一个男生半圈在怀里的时候,李希侃还得费劲的扬起戴着口罩只露出眼睛的末日小脸才能看到男生的脸,可是那天的太阳太晃眼,李希侃除了他眼角的泪痣什么都没看清,也什么都没记住,不过单单这颗泪痣也让李希侃魂牵梦绕了很久。
   心情平复终于成功收起尾巴和耳朵的李希侃马不停蹄地离开了这个形象崩塌的伤心地,虽然他自己心里也是有balance自己控制力低下已经是众所周知。对于事后收到线人黄明昊的探班微信失落的同时也有一点小庆幸,毕竟在喜欢的人面前露出尾巴什么的,一点都不酷,实在是不符合大帅哥的酷帅人设。

  李希侃时常会觉得自己可能是太帅了,老天才会这么不眷顾他的桃花,否则大学四年明明和毕雯珺有相同的交际圈两个人却除了那一次招新和校庆以后就再无交集。虽然偶尔会向来宿舍蹭吃蹭喝的某位黄姓表弟和他的范姓对象旁敲侧击毕雯珺的近况,但也就止步于此了,尽管范丞丞不止一次嘴里塞满零食语重心长的劝李希侃主动出击别再stay back,李希侃也没有采取过任何实际的行动。
  李希侃觉得大四不美好大概是从痛失自己最想上的选修课开始的吧,虽然室友余小黑贴心的帮他选择了其他比较轻松好修的课,也并不能让李希侃的心情多晴朗两分。电影鉴赏在所有的选修课里也能排的上热门,毕竟每周两次看免费电影,偶尔记记笔记和和蔼的老教授稍微互动一下就能修到学分这种轻松的课也不是每天都有的,虽然老教授可能不及院校风云人物张教授年轻貌美,但每年也还是有不少图轻松的学子抢着修。可惜李希侃并不是个多浪漫的人,比起坐在礼堂和同学们看电影,他更愿意去舞蹈室多跳跳舞。
  和往常一样上课并没有很走心的上着选修课的李希侃自然也没注意到今天礼堂里的同学比平时多出了不少。一手无聊的转着手中的水性笔一手撑着头歪着脑袋看老教授整齐的板书着笔记的时候,李希侃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了悠悠球社招新时旁边竖着的小黑板。听说每次招新的小黑板都是社长毕雯珺亲手写的,自那之后李希侃就再也不信什么字如其人,毕竟那么好看的人写字宛如小学生是多厚的滤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落款的签名还甚至省略到了只签了个毕wj。
  也不知道究竟出神了很久,直到左肩被不轻不重戳两下,身后响起李希侃再不熟悉不过的声音时,李希侃只来得及下意识伸手捂住耳朵,根本无暇顾及也没有能力顾及身后比耳朵更引人瞩目的大尾巴,强忍着在上课途中落跑冲动,李希侃掏出随身携带的帽子还在头上勉强遮住了耳朵,至于尾巴只能薅到身前拍拍灰搂在怀里然后默默祈祷它们可以尽快消失。
  然而还没等到尾巴消失,先等来了后座某位熟悉又陌生的同学的友好“漂流瓶”,内心一番惊世骇俗风起云涌的天人之战过后,李希侃还是挣扎的取下了黏在后背的便利贴。
  还是熟悉的小学生字体,
  “介于这位同学对我上课状态造成影响,要求合理补偿,加微信详谈。”
  后面跟着一串乱码[bushi]数字,落款是毕雯珺,不是招新黑板上那种敷衍的缩写。聪明的温州狐狸第一觉得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敢置信的回头,祸国殃民本人原本在低头打游戏,也不知道是不是头顶长眼睛了,李希侃一转身他就抬起了头,甚至还特别自然的晃了下手里的手机,示意李希侃快点加微信。微信自然是没加的,好不容易等到耳朵尾巴乖乖消失熬到下课铃响起,李希侃抓起书包就往教室外冲,奈何腿长真的了不起,还没等他到门口,人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他了。
  “微信…”
  “啊?”
  “如果不愿意加的话,咱们就面对面详谈吧,反正在刚才我已经想好了补偿方法了”
  “啥?”
  首先我还不承认我得补偿你这件事儿呢,怎么就平白无故就被人安排的明明白白。可惜伶牙俐齿李希侃还没来得及张嘴说一个字儿阐述己方观点,
  “你直接以身相许得了,正好我还缺个男朋友。”
  “???!!!!”
  如果李希侃的稍微低头或是抬头看一下就能看到毕雯珺有些不知道摆那儿有些无助的小拳头,或是微微泛红的耳尖,只不过李希侃此时此刻已经无暇顾及这么多,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对峙了数十秒,李希侃才缓缓开口
  “你是gay啊…我崆峒…”

——我是小尾巴——

  “你怎么拼那个破烂还能走神呢?”
  “什么破烂,模型是男人的浪漫好嘛!我刚才忽然想到了之前我给你告白你那破回复。”
  “咳咳,那啥,还不是因为你不按常理出牌!不允许别人吓到说错话吗!”
  “你是不是控制力越来越差了,尾巴又出来了,天气干燥是不是又炸毛了,来我给你梳梳——”

  “老毕,justin跟我说你是猫?”
  “……差不多吧”
  “差不多?我都没见过你的半兽态呢!”
  “想看?”
  “嗯嗯嗯!”
  “那你亲我一下”
  “MU——A”
  “哇!!你毛茸茸的程度不亚于我啊老毕,你啥品种?布偶?缅因?挪威?”
  “……猞猁……”

今天一个站姐的图让我看到了狸侃本狸QUQ因为不能擅自改站姐的图,只能翻出狸侃的自拍来满足自己

小红帽藏的住耳朵藏不住狐狸的大尾巴

苗苗班本人罢了

这个生成器太棒了,当一个存梗🙏大家一起品一品

跟学妹脑了一个毕侃讲睡前故事

脑完就爽了,不会写,大概

带上tag大家一起爽一爽

【偶练/贾鬼】做我的猫

男人不可以太短,但是我不是男人鸭略略略
不说看不出来是贾鬼吧,所以我说了
嗯嗯嗯
超短超短超短




  黄明昊住的街区非常热闹,住着各式各样有趣的人,有着很多乖巧可爱的小动物,住在黄明昊隔壁的灵超家里就养着一只常年睡不醒,一睡醒就霸着灵超不让人靠近的漂亮豹猫,被这只漂亮猫踹过两脚后黄明昊彻底对猫这种生物失去了兴趣。
  直到某一天家里的大白鹅忽然领了一只黑猫回来,并难得的把自己的午饭分给了那只纤瘦的小猫,小猫一边吃着碗里的鱼,一边嘴里喵喵个不停,时不时还抬头看看自家大白鹅,鹅经常带着这一片结交的动物朋友回家,却是第一次分食物给其他小动物。黄明昊看着小猫通身黑亮,只有两只前爪洁白如雪,干净的很,脖子上还系着黑色的丝带。应该是附近人家里养的小猫吧。黄明昊就这样坐在客厅远远的看着一鹅一猫相谈甚欢。
  后来小黑猫也没来过黄明昊家了,只是黄明昊外出总能一眼看到在一堆猫咪里最聒噪的那只小黑猫,有时候猫咪会议还会混进一只哈士奇,话题热闹的时候哈士奇忍不住嚎叫两声还会被小黑猫跳起来拍打两下脑袋。每次看到小黑猫欢快的摆动尾巴时不时抬起前爪在一群猫咪中喵喵喵个不停的时候,黄明昊总觉得在一只猫的脸上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表情,开心的臭屁的得意的,一只猫怎么可以表情这么丰富。黄明昊每次看到小黑猫都是和各种小动物,却从来没有见过小猫的主人,不过这片小动物相处一向和谐,不少人家里的猫都是近乎散养的状态,黄明昊也没多挂心。

  补习班结束的时候灰暗了一整天的天空,没有惊喜的下起了雨。黄明昊撑着伞慢悠悠回家,在总是热闹的开着猫咪会议的墙角看到了蜷坐在雨中的黑猫,平时蓬松的毛发被雨水淋湿,可怜兮兮的贴在身上显得他更加娇小,平日里总是白净的前爪也被泥水浸湿变得灰扑扑,猫垂着小脑袋独自坐在雨里,湿哒哒的小尾巴卷在身前。
  “喂”
  黄明昊蹲下身,雨伞向小黑猫微微倾斜
  “要不要做我的猫?”
  猫抬头,小声咪呜一下,抬起前爪在黄明昊白净的衣角印上爪印。
  没有在意太多的抱起小猫让他的脑袋枕在自己肩头,恰好错过了解锁小猫新表情的时机,也不知道他带回家的到底是只可怜兮兮的小野猫,还是古灵精怪的小恶魔
  真好w

#OOC
#意识流
#儿童文学
#睡前读物
#我就要加tag打我呀x
#摸鱼罢了

  小王子出生的星球很小很宁静,诗和糖果是小王子拥有的全部。某天一颗迷路的蒲公英飘到了这个小星球,那是小王子第一次和自己以外的存在对话,蒲公英给小王子讲了许多旅行途中的经历和趣闻。
  “风要来了,我得走了,谢谢你的糖果,希望下次能与你在别的星球想见。”
  一阵清风起,蒲公英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小星球上,猝不及防的离开。
  或许我也应该尝试一下,旅行,小王子想着。他将糖果全部装进背包里,将诗小心的捧在怀里,郑重的环视了一圈自己的小星球。
  “或许我就要成为一名旅行者了。”
  小王子轻声向星球道别。风很快就来了,把小王子带到了一个新的,陌生的星球。小王子睁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星球的一切,和他的星球完全不一样,那么大还有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建筑,小王子带着兴奋和雀跃在星球上探索,回过神来这个星球已经坠入夜幕
  “你是哪儿来的小孩儿?”
  小王子抬头,是一只大猫在跟他说话,小王子认识猫,他在诗里读到过,这么想着小王子甚至有点自豪的挺了挺腰板。
  “我是小王子,现在是一名旅行者,你是猫吗?”
  “准确来说我是薮猫,可以轻易咬破你脖子的那种。”
  大猫慵懒的开口,长长的尾巴在身后 来回摆动,甚至还伸出自己的大爪子在小王子颈边比划。爪子上的绒毛挠到了小王子的痒痒肉,他不禁笑出了声,闪亮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大猫。
  “跟我来吧,这里晚上不安全。”
  大猫把小王子带回了自己的洞穴,小王子第一次这么看到这样的住处,很大很明亮,只是四处都堆满了衣物和饰品。大猫有些窘迫,板起脸让小王子站在一旁不要动,片刻后角落里的床露出了它原本的面貌,小王子第一次睡这么松软的床,在大猫匀速的呼吸声中一夜好梦。
 
  大猫带着小王子认识了自己的朋友,
  “你是狼吗?”
  小王子看着比大猫还要高大的“狼”,狼也是他在诗里见到过的,和眼前的“狼”很像,但似乎又有点不像,
  “不,我是哈士奇!”
  “蠢狗”
  大狗快乐的甩着尾巴绕着小王子来回转了好几圈,
  “诶,哥,这么漂亮的小孩儿谁家的?”
  大猫瞥了眼小王子赶在他开口之前懒懒的开口
  “捡的”
  “哟,这打哪儿来的小孩儿啊”
  推门进来的是一只雪白的兔子,只是左臂上有小王子看不懂的花纹。
  “新弟弟!”
  大狗兴奋的仰天大叫一声,小王子看着身边的他们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他们告诉小王子,这颗星球叫BC221星球。
  后来小王子和大猫大狗大兔子一起在BC221星球上待了很久,小王子每天都过的很开心,除了大猫他们他也在星球上认识了很多其他的朋友,可小王子始终没忘记自己是一个旅行者。

   再后来,大猫摸着小王子的头问他,还想再旅行么,的时候,小王子有些不舍却坚定的点了点头,大猫笑了,说了句,挺好。

  当风再次到来的时候,小王子身后多了三个同伴。

  降落的星球比BC221星球还要大,还要陌生,小王子久违的有些紧张和不安,然后温暖的手轻抚上小王子的头,是大兔子,小王子不用扭头去看就知道。

  小王子攥紧了手里的诗,这曾经是他拥有的全部,现在却不过是他所拥有的一角。

  “你们好,我是来着BC221星球的小王子。”

嗑cp嗑的好自闭,现在全是虐梗脑,脑补的自己好卑微不想写

[洋灵]草莓软糖

架空
鬼知道我写了个什么鬼
可能有点意识流
没有逻辑 随缘看
ooc都是我的我的我的

  在别的小朋友还挂着鼻涕邋里邋遢抢玩具纠缠在一起哭闹的时候,李英超就已经学会了如何利用自己胜人一筹的外貌讨好幼儿园上上下下的老师职员。
  李振洋第一次看到李英超的时候,是他们小学组织出行游玩的时候路过李英超所在的幼儿园门口。体育委员总是会在出行是走在队伍前端带队的,李振洋得得瑟瑟背着自己塞满零食的背包汲着违反校规的人字拖懒懒散散的走在队伍最前端,正好看到了穿着白净短袖衬衣背带短裤独自坐在幼儿园大院秋千上的李英超。
  教室里面间或传出一两声男孩子打闹的嬉笑或是小女孩突然大哭的尖叫,而秋千上的小孩儿仿佛听不见任何外界的声音,专心的数着膝盖上彩色透明糖纸包裹着的糖果。阳光透过树叶撒下斑驳的光点落在小孩儿身上,专心数着糖果的小孩儿并没有抬眼
 
  睫毛真长。

  李振洋不知道为什么看得有点失神,直到队伍末尾的老师催促,才缓过神来带着队伍跟上其他班级。末了又忍不住回头,正好撞进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然后小孩儿眉眼一弯给了李振洋一个浅浅甜甜的笑。李振洋忽然很想很想给他点什么东西,焦急的在书包里翻找半响后,摸出一把草莓软糖,不顾组织纪律的脱离队伍冲到幼儿园的栅栏门前唤来小孩儿没头没脑的把糖全部塞进人手里。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被向来好脾气的老师教育了一番,一向喜欢和老师顶嘴的李振洋却意外的安静了一路。

  当初自己是怎么瞎了眼觉得这小孩儿挺乖呢?
  李振洋看着四仰八叉瘫坐在自己客厅新买的布艺沙发上打游戏的李英超觉得脑仁儿有点疼。
  “你就这么不声不响来我这儿你妈知道吗?”
  李振洋认命的把李英超随手扔在玄关的行李箱拖进房间拉开帮他整理行李,小孩儿不知好歹的“啧”了下,也没有阻止李振洋的老妈子行为。
  “我离家出走还通知她那叫离家出走吗?”
  “你这孩子什么情况,长大了能耐了还知道离家出走了?真能耐你别往我这儿奔啊”
  “李振洋儿你这人有心吗?”
  李英超眉头一蹙,不耐烦的摔下手中的游戏手柄,头也不回的冲进李振洋卧室摔上房门。
  李振洋轻叹一口气,摸出手机拨通了姑姑的电话。

  李振洋第二次见到李英超是在年末的团年饭桌上,常年居住在外地的远方姑姑今年终于搬到了这个城市。
  李英超还是如李振洋初见时一样乖巧,被姑姑拉着和一堆初次见面的叔叔婶婶打招呼,也不认生,看着谁都眉眼弯弯着笑的很甜,软糯糯的认人拜年,哄的一桌子的亲戚当天愣是没有一个人过问李振洋这学期糟心的期末成绩。
  李振洋觉得自己永远没有办法理解大人们的脑回路,怎么会有家长这么放心的就把自己四岁的孩子扔在许久不见的远房亲戚家。李振洋和李英超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李振洋的亲妈正在家里翻箱倒柜没来得及处理的旧衣服,不一会儿李妈妈就抱着一堆崭新的小衣服红光满面的走出来
  “我就说他姑不用回家拿什么衣服,小超你看,这都是你洋哥小时候的衣服,都没怎么穿过,我们小超穿上肯定很俊。”
  小孩儿脸上还带着稚气的婴儿肥,半边脸颊因为塞着奶糖微微鼓起,乖巧的任眼前的远方舅妈打扮自己。李振洋必须承认穿着毛线背心衬衣短裤乖巧模样的小孩儿确实十分招人喜爱。

  后来李振洋才知道,这个忽然蹦出来的远房堂弟不是什么散落凡间的繁星,而是动物园里放出来的野猴子。
小孩子自己打着鬼主意从隔壁小胖子手里忽悠过来的玩具,最后领着嚎哭不听的小胖子找上门来的胖大婶儿数落的也是还没睡醒恍如梦中的李振洋,当天晚上被惩罚不给吃饭的也是李振洋。回到一个人盘坐在自己单人床上生闷气,他何其无辜啊,弱小无助能吃还在长身体,就因为给小崽子背了口莫名其妙的锅,晚饭都没了。李英超小心翼翼拧开李振洋房门探出毛茸茸小脑袋的时候,李振洋正搂着李英超的小恐龙书包面部扭曲的戳着小恐龙柔软的身体,一边戳一边念念有词,无非就是抱怨无端的背锅,要和李英超绝交这种幼稚的话。虽然下一秒就被小孩软甜的笑容和那颗被小孩儿手心温度捂的有些融化的大白兔给收买了。
  后来李英超不太短暂的小学初中生活里李振洋也多次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替李英超背了大大小小的锅。
  再后来李振洋发现自己的情书数量骤减,甚至惊现渣男风评被害的时候,李振洋才知道,小孩儿的恶作剧已经蔓延到了自己身上。

  李英超第一次因为第一志愿和表姑吵架的时候,李振洋才清晰的意识到,小孩儿已经长大了。开始有很多自己的主见想法和小心思,不再是乖巧坐在一旁等着人给他糖果的小孩子了。
  离家不远的北方一本大学显然更符合家人亲戚的意愿,可小孩儿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硬是要报李振洋所在的离家几百公里开外的江南城市,尽管李振洋不止一次的跟他抱怨南方多么不好,没有地暖,冷的要命,蟑螂很大,梅雨季节厕所还会长蘑菇。小孩儿执意要报考这所大学的时候李振洋只是笑着揉乱了小孩儿的头发,说了句,“你还小,毛都不懂。”大学哪儿都能念,干嘛非得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北方显然更好适应,更适合家里娇嫩的小孩,在熟悉的环境下,他可以慢慢长大,不需要那么着急。
  结果小孩儿只身一人来到了他在城市。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和一纸录取通知书。

 
  十足的赌气行为,但也是李英超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李振洋,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在姑妈带着万分无奈和歉意絮絮叨叨的叮嘱下挂掉电话,推开房门的时候小孩儿拿被子裹着自己盘腿坐在床上,拿着手机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和谁在聊天,听到开门声后赶紧收起手机扭头看了李振洋一眼,又迅速的扭回去保持背对房门的姿势不动。李振洋暗自叹一口气,走上前轻轻掀开被子把小孩儿拽起来,将手里的东西塞进小孩儿手中后轻轻揉了揉小孩儿的头发,利索的转身双手插裤兜走出房间,
  “走吧,洋哥带你去吃饭。”
  李英超摊开手掌,掌心安静的躺着一颗被好看的塑料糖纸包裹圆乎乎的草莓软糖。

  李振洋是喜欢李英超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专属于李英超的这份宠溺已经发酵成了更为特殊的情感。或许是小孩儿某一刻专注看着自己清澈的大眼,或许是自然而然黏上自己的手臂,又或许十岁那年初见惊鸿一瞥的笑颜。
  他把喜欢当成自己一个人的事,从开始就否定了两情相悦的可能。
  可李英超多精明啊,从确定自己喜欢李振洋的那一刻就选择了奋不顾身。
  慢慢长大从来都不是李英超想要的,他只嫌自己长大的还不够快,要再快一点,追上李振洋的背影,要再多一点,融入李振洋的生活,要再努力一点,直到
  足以与你相配。

I sufficiently match with you.